当前位置:看书者 > 玄幻魔法 > 锦绣农门之弃女当嫁 > 第九十八章惊人的定亲聘礼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十八章惊人的定亲聘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丧门星、小妖孽以及一尸两命,这些让人胆颤的字眼一直在耳畔叫嚣,陶方氏在地上坐了好久,听到堂屋里小孙子的哭声,才从怔愣中回过神来。

????把孙子的尿片换过,她抱着孙子进厨房给孙子喂了还温在锅里的半碗鸡蛋羹。

????眼角瞟到厨房破柜子上的半篮子鸡蛋,陶方氏心揪了起来,难道陶大妞说的都是真的,崔家名声不好,孙子没人上门说亲,才看上自家芳儿,不然咋能对自家这么大方,初次相看,就送了小半车的好东西。

????小孙子九个月了,还是头一次吃上鸡蛋,家里人多田少,就是过年那几日也没吃的上细米白面,可崔家竟然一下子给了自家两袋子细米和白面。

????两房儿媳妇更是把崔家夸上了天,连芳儿也羞的直说崔家好。

????大姐总是把芳儿当亲闺女看待,难道会害芳儿?

????可陶大妞刚才的那番话又重重的压在她心上,难道真的为了贪图富贵把闺女推进火坑?

????后日就是崔家来下定亲礼的日子,这可咋办?

????一连串的疑问,让陶方氏心乱如麻,急忙用襁褓包了孙儿急匆匆的朝自家田里走去。

????她家田少,家里人都是先给村里田地多的富户做活,等人家不用工,才开始收拾自家的。

????也因为晚了时节,自家的几亩薄田收成更差,家里人总是一年有小半年都吃不饱饭。

????一路小跑到了田里,陶方氏把孙子交给儿媳,直接把在田里正挖坑的男人给拉到了田埂上。

????“他爹,芳儿的亲事只怕不成,我也不知道该咋整了。”

????陶方氏说着话,眼泪啪嗒啪嗒的朝地上落着。

????孩子他娘的话让陶三根脑子轰的一下就炸了,咬着牙根才稳好心神,俩眼闪着不可置信的光芒,“老婆子,你说芳儿的亲事崔家要反悔?”

????当家的反应让陶方氏心里更难受,她摇摇头,苦涩的说着,“不是崔家要反悔,是有人说崔家名声不好,咱把芳儿嫁过去,就是把闺女推火坑里啊。”

????好歹不是崔家要反悔,只是虚惊一场,自家穷的叮当响,好容易托她大姨母的福给小闺女说个这样好的亲,可不能半途出岔子,陶三根松了口气,气恼的瞪了没出息的婆娘一眼,埋怨着,“你这糊涂婆娘,差点要把我给吓死,既然不是崔家反悔,你哭个屁呀,啥名声不明声的,名声能让家里人填饱肚子还是能让他们穿上新衣!”

????男人的责骂,反激起陶方氏的勇气,她抬起头,这会倒是把话说的利索,“不是的,真有人说崔家的大孙子媳妇就是难产死的,那孩子还没出娘胎就把他娘给生生的克死了,我能不怕吗?”

????原来这婆娘是听有人嚼舌根子,才说出这番话,性子火爆的陶三根立即破口大骂起来,“蠢货!老子看你的脑子是让狗给啃了!女人生孩子犹如脚踏鬼门关,哪个村里没有因生孩子死的婆娘,你这蠢婆娘竟然信了人家的鬼话!”

????“当……家的……我……”

????被男人骂的狗血喷头,陶方氏心吓的怦怦乱跳,嗫嗫着,心里还是怕闺女落那样的下场,鼓足勇气喊了出来,“当家的,咱不能为了图人家有钱,把闺女推火坑里!”

????若不是儿子、儿媳和闺女、孙女一大家子的人都在田里,陶三根真想一巴掌把这蠢婆娘给打死,多好的一门亲事,险些被她作挠的毁掉,怎让他把心气给顺下来。

????陶方氏话音落,就小声哭着朝田里丢苞谷种子的闺女跑去。

????见婆娘敢说这话,陶三根脱下鞋子朝她后背打了过去。

????身子原就瘦弱,今儿又受了刺激,后背被陶三根的大鞋狠狠的打了下,陶方氏一个踉跄扑倒在松软的田里边。

????娘一惯性子弱,见爹娘吵闹的又动了手,俩儿子都丢下锄头围了过来。

????大儿子把跌倒在田里的娘扶起来,脸色很不好看。

????小儿子直接来到他爹的面前,小声质问着,“爹,这是在田里,你咋能和娘吵嚷起来?还把娘打倒了呢?”

????被俩儿子不善的目光注视,陶三根心里更愤恨,“你俩混帐东西,只看到我吵打你娘,咋不去问问她个糊涂东西想要做啥,她要毁了你小妹的亲事!”

????听到爹的话,陶家大郎和二郎对视一眼,就是稳重的大郎也有些疑惑,“爹,娘再糊涂也不会做这事吧?”

????“你们爱咋地咋地,老子不管了!”

????儿子们的态度激怒了陶三根,他气呼呼的丢下这句话,黑着脸大步迈着沿田埂往外走。

????陶大郎望眼爹的背影,才低声问着越发痴呆的娘,“娘,到底是咋回事,爹能气成那样?”

????陶方氏心里有委屈,就抽泣着把陶大妞来家里说的话又说了一遍。

????公爹和婆婆在田埂上吵闹,她们是儿媳也不好过来,直到公爹气的甩袖子走人,俩儿媳都朝婆婆凑了过来。

????听到婆婆把委屈诉完,大儿媳立即发了火,红着脸埋怨着,“娘,也不是儿媳妇不孝,要数落你,那陶大妞是个啥样的人,你老也在陶家村几十年了,还不明白?”

????那日崔家的小丫头竟然给自家闺女送了一对小银镯子,得了人家的好,心也和人家亲近,这会别人埋汰糟践崔华锦,比割了她身上的肉都让她疼的慌。

????那陶大妞在夫家的日子过不好,几乎和娘家这边断了亲,自家的蠢婆婆竟然就听信了陶大妞的挑唆。

????二儿媳杨氏接着大嫂的话,又不甘示弱的怒怼着自家糊涂婆婆,“娘,大嫂说的没错,那陶大妞就是个爱翻嘴扯舌头的婆娘,她说的话你也真敢信,那日上崔家,我可亲眼见到了崔家的小丫头,模样俊,说话声音也好听,瞧着性子也是个爽利大方的,不然咋舍得把那么好的银镯子给咱五丫,那么好的一个小丫头,咋就成了你们嘴里的克星妖孽呢。”

????这老娘是犯了傻,怪不到把爹气成那样,陶二郎气的脸涨红着,“娘,也不是我说你,咱家芳儿能攀上崔家,不是烧了高香是咋地,你还信陶大妞那死婆娘的话,要把好好的一门亲给毁掉!”

????陶大郎也认同弟弟的话,不过他的语气稍微的婉转一些,“娘,你不老咋就糊涂成这样?先不说人家崔家送咱的那些米面好东西,你若执意要让妹妹亲事给悔了,妹妹的名声又能好到哪里去?”

????最后过来照顾娘的陶依芳听到哥哥和嫂子们的话,她俩眼通红,有些不敢信,娘要悔了她和崔家的亲。

????难得直性子的陶二郎也精明一回,看着捂着脸小声抽泣的妹妹,他憋红了脸,“大哥,陶大妞这该死的婆娘竟然敢上门来挑唆娘,暗地里谁能知道她还会使啥阴招来坏芳儿的亲事,咱不能放过这搬弄是非的臭婆娘!”

????小杨氏这会也不嫌弃男人惹是非,同仇敌忾的说着,“二郎说的对,咱把娘和小姑送回去,还把二叔家的牛车借过来,这就去找大姨母,让她给咱出这窝囊气!”

????陶家人风风火火的从田里回到家,陶大郎一会工夫就把隔壁二叔家的牛车给赶了出来。

????听到二儿媳张扬着要去给自家讨公道,气闷的陶三根心里憋的气都消了下去,冲俩儿媳妇说着,“你们是个妇道人家,到了崔家村也别怕,可着劲的把那多嘴的蠢婆娘给收拾喽!”

????公爹不拦着,还给她们鼓劲,小杨氏笑哈哈的回着公爹的话,“爹,你就等好吧,不把陶大妞骂的地缝难钻,我们妯娌俩都不回咱陶家村!”

????酉时。

????方兰花听到俩外甥媳妇三言两语的,就把陶大妞挑唆妹妹的事给揭露出来,她腾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我说呢,你们几个咋会在这时候来家里,这该死的陶氏竟然做出这样的恶毒事情,你们等着,我这去找她算帐去!”

????长发拉着这就要冲出门的婆娘说着,“你瞧你,多大的年纪咋还跟个炮仗一点就着,也不怕外甥和外甥媳妇笑话。”

????老娘都要气死了,你个没用的还要扯后腿,恶狠狠的瞪了男人一眼,方兰花气呼呼的喊着,“哎,当家的,那崔老四家的蠢婆娘都骑到我脖子上拉屎,你甭拦着我!”

????村里净是些眼皮子浅的人,又都爱瞧笑话,自家婆娘的脾气是个火爆的,若拦不住肯定又让村里人看场大笑话,长发急忙劝着,“说你傻横,你还不服,再过一日,金辉和依芳就要定亲下聘,你这节骨眼上去崔老四家闹腾,这不是明着让人又想起华锦那丫头的事吗?”

????见婆娘有些愣怔,长发又对俩外甥媳妇劝着,“你们暂且装做不知道这事,回去等着崔家人上门下聘,等事成了,咱打上门来也不晚,横竖也就三五日,咋地也能等得!”

????姨父的话听着也有理,这会确实不易来崔家村闹事,毕竟他们和崔家小子的亲事还没下定,若因这事让崔家人怀疑他们嫌弃崔家小丫头名声不好,俩家起了猜忌,可就不妥。

????再说他们也没合适的说法和身份来崔家村大闹,陶大郎寻思着姨父的话,就点头答应,“好,我们都听大姨父的话,这就回去。”

????陶家的俩儿媳脑子转的也快,都红着脸冲长发说着好话。

????就是方兰花也明白当家的意思,沉着脸把外甥和外甥媳妇送走。

????心想,这可不单是坏了金辉那小子的亲,自家外甥女也是受害者,不论咋说芳儿和崔家的亲事不成,对外甥女的名声只有坏可没一丝丝的好。

????这怎让方兰花不气恼,坐在屋子里生了好大会子闷气,又在自家堂屋里噼哩啪啦大骂了陶大妞一阵。

????有了这一出,此日一早,方兰花就抱着小孙女来到崔家串门子。

????刘氏还不知道孙子的亲事有了岔子,笑呵呵的拿着糖块和点心招待着方兰花祖孙俩。

????眼神扫到堂屋条案上摆放着好几样红绸布搭着的东西,方兰花心里更乐和。

????刘氏直接拉着她走到条案前,把上面的红绸布揭开,笑眯眯的说着,“侄媳妇,老婆子也好些年没办过这事,你看看这定亲的礼可行,要是不合适,我这就让大旺和他媳妇去趟府城再添置些。”

????两匹鲜亮的红色绸缎,两匹蓝色的细棉布,两套成衣旁边还放着一个小红木盒子。

????前些日子几个孩子胡闹捉了白鹤换回的银子买了一千多斤粮食还没花下一百两银子,这次金辉定亲,为了争个脸面,刘氏也下了血本。

????她把木盒子端到方兰花面前,轻轻打开,盒子里有两根银簪,一对龙凤银镯子,整整六锭十两一锭的银锭和几两散碎银子放在盒子下面,这几样首饰花样新分量也足,刘氏可是花了四十两银子呢。

????看到盒子里的银饰和白花花的银锭,方兰花直接惊呆了,村里人娶亲也不会打这样的首饰出来,刘氏是疯了吗?

????“侄媳妇,你看这物件可合心意?聘礼银子是六十六两大吉的数儿,若不行咱再添几样也来得及。”

????一个小小的定亲聘礼,刘氏这老婆子竟然花了一百多两,方兰花回过神来,面色有些僵硬的说着,“大婶子,这定亲礼,你老准备的也忒好了,到成亲又该咋整啊?”

????看到方兰花吃惊的目光,刘氏终于能扬眉吐气一次,她豪放的说着,“侄媳妇放宽心,到这俩孩子成亲,我会把这礼都换成双份,一对足金的龙凤镯是少不了的!”

????成亲聘礼还要双份,还有足金的龙凤镯子?

????方兰花激动的心都要从胸膛里蹦出来,她呆呆的望着刘氏,“大婶子,你为了金辉这傻小子成亲,把家底都掏空,大郎、三郎和剩下的俩孩子还咋过啊?”

????刘氏把木盒子放下,依旧把红绸布盖上,拉着腿脚已经发软的方兰花坐下,她笑笑说着,“傻侄媳妇,如今咱是亲戚,老婆子也不把你当外人,实话和你说了吧,锦儿那丫头进咱崔家门可不是空手来的,她身上带的银子我给她在府城置办了铺子和宅子,自不用管,大郎这辈子虽命苦,可他还有仨孝顺儿子也不需犯愁,三郎就更不用担忧,他再读一年书若考上举人,老婆子不用花一个铜板他的媳妇也能娶进门,剩下金涛那调皮孩子,我给他也预留有成亲的花用银子。孙子在我眼里都是一样的,自不会厚此薄彼的。”

????村里人大多都为填饱肚子犯愁,刘氏到底是咋攒下这惊人的家业,方兰花心狂跳不止,又庆幸自己慧眼识珠,率先把外甥女说给金辉,这小丫头往后不掉进福窝、蜜糖罐里了。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